必发bf88 4

文/寸心悟❤

  柳湖山庄是郊区的一个小区,大部分住户都是附近的随军家庭。

不知道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,需要你的时候就拼命对你好,不需要你的时候就当做不认识,你对她做得一切都不曾珍惜,所有都是理所应当。

  沈静推开门,见到依依坐在客厅沙发上不知道在写些什么。她戴着黑框眼镜,苍白而单薄,一脸宁静。

我想讲一个真实的故事,他让我有点心疼。

  依依听见脚步声,抬起头,露出阳光的笑容,“你过来啦。”

01

昨天学校的公众号平台聚会,经常被领导骂不负责任的我,决定早点过去免得又被说不积极。

因为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之前的很多次聚会我都婉拒啦!这次聚会又有很多新面孔我一个也叫不出名字。

其中有一个男孩是今天的主厨,对于他的厨艺我多少有些怀疑因为不是随口说说,会查菜谱就叫做大厨。

他个子不高,大大的眼睛,还有一点小驼背,我出于想吃可乐鸡翅的私心,跟着他一起去了超市做采购人员,当然也不忘记买自己最爱吃的鸡翅。

他一路跟我讲,要买什么类型的肉,什么调料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一直在我耳边念叨“八角在哪里?怎么没有八角”真的那个时候觉得这个小学弟好像有点专业,起码在我这个门外汉看起来。

买完菜回来,他就一头扎进了厨房,我偶尔过去帮工,看他大汗淋漓的翻动着炒锅看着确实有那么两把刷子。

可乐鸡翅做了好久,我看着那个汤料一点点被收进鸡翅里面,飘出那股浓浓的香味,对了这就是我要的可乐鸡翅。我拿着筷子立刻夹了一个,吃了一口我就对这个学弟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看来真是个厨艺了得的男子,那盘可乐鸡翅端上桌子几分钟就被抢购一空。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。

之后的千叶豆腐,手撕包菜,干煸豆角也都让我们大家吃得不亦乐乎。那一刻觉得有点手艺也真是吃香呀!

为了纪念我们这一年的工作,领导定了一个超级大的蛋糕,我们围着蛋糕一起照了张照片,在厨房忙碌的学弟,连一口蛋糕都没有吃上。可能大家太过于开心,忘记了一直为我们忙碌的他。

直到照相的时候,他才被想起来因为清点了人数才被发现他确实被我们忽略啦!他把外套系在腰间,脖子下面汗涔涔的,这样冷的天气能出这些汗可见他在厨房的忙碌。

拍完照,他匆匆回到厨房,再看见他已经端着一大锅烩菜汤出现在我们面前。其实远远的就听有人在说“这汤糊了,千万别喝”

有人打趣的说,怕中毒,有人直接就攀谈起来丝毫不理会,全然没了刚才那般夸赞。他好像看出了其他人的冷漠,自己吃着被剩下的各种菜,默默喝着汤。

十几个人的菜都是他一个人做,从下午五点一直到晚上十点,没人帮忙,一边听着欢声笑语一边忍受着孤寂。

我拿过碗,舀了满满一大碗,坐在他对面开心的喝起来。他看着我样子有些羞涩,不好意思的说“学姐,汤都糊了你别喝啦!”

我看着他,一碗一碗的喝起来,我知道他的不容易,我也明白的寒心,我能做的就只是喝汤这么简单。

其实我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,好不是你自己的好,如果不好便全都自己背着。

不是出于同情,我只是单纯的觉得汤真的很好喝,有点像我儿时父亲做的烤地瓜的味道。并不难喝,若不是,为了拍照叫他出来,他怎么会没有及时翻动锅底,糊了整锅。

必发bf88 1

他凌晨回到宿舍,发了一条朋友圈,大致内容也不过是明白了好多事和好多人罢了。那就好像一个哭泣的灵魂,让人有点心疼。

在大学,不再考成绩标榜是否成功,但我们也没学会用尊重去看待别人的努力,想想确实会受伤害。

     
以前她最爱的就是依依笑得眉眼弯弯的模样,如今看上去,却觉得十分刺眼,可也只能随着微笑,“嗯,要我说你大小姐搬来这里,什么也没有,我要是不来看你,饿死了谁负责哦。”

02

必发bf88 2

看着如今的学弟,有看到我曾经的影子,傻傻的不懂拒绝也不懂保护自己。俗话说的好“费力不讨好”大概就是指我们这类人吧!

去年因为一部十几分钟的微电影有了自己拍摄的冲动,刚好学校有这门选修课,我就立刻报名了。因为课程抢手大家也纷纷抢报,我们一个小组其他人都抱着学技术的心来,又因为学技术太难而逃课,到最后出作业就变成了我一个人的事情,时常要做好多份作业。

我总是想着多做一点就会进步一点,论私心我也就只有这么一点点。刘同说过,做其他人分内的事情,你就把它想象成打怪升级,你一直在修炼而其他人在休息。

就因为这句话,我坚持了整整一个学期,那一个学期我每天都超负荷的做这些作业。有一次实在是太累了漏了一个人的作业,她竟然来质问我,为什么不帮她做,那副嘴脸我永远记得,样子真的太过丑陋,丑陋的让人心寒。

当你你替别人分担,变成了理所当然,他们就只会蹬鼻子上脸。

后来组内大作业,要拍一部微电影,大家都提议让我来撰写剧本,以及分镜头脚本,我欣然接受。因为我喜欢,当然我也知道他们想偷懒。这些我不计较,因为我喜欢,我要付出很多让我自己配得上喜欢这两个字。

剧本没人看,我就给他们一遍一遍讲,分镜头没人看,我就给她们努力解释,自己找演员,自己借机器。

从开始到结束,一直都是我自己在跟我自己默默努力着。记得交作业那天,当作品展示在大屏幕上的时候,我哭了。不仅仅为我这单打独斗的作品哭泣,还为了我那心里的委屈哭泣。

作品展出之前,看了几组作品,我旁边的组员跟我说“我们太失败啦!”那句话就像刀一样反复割我的肉,其他人低着头不看组内作品,堵着耳朵在桌子下面怪笑,我看着他们眼泪止不住的流。我就看着我人生的第一部微电影,我就要看看它到底有多差。

老师并没有说哪里不好,这应该是对我最大的安慰了。我确实喜欢电影,也喜欢写剧本,但谁都是第一次,就因为我喜欢就把一切推给我,然后再因为不满意抱怨,说实话我真的委屈特别委屈。

必发bf88 3

那之后,我仍然保留着那份对电影的热忱,但我也并不愿意在他们面前表露。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有时候伤透了心就不愿意继续做任劳任怨的灵魂,因为得不到尊重。

后来在微电影拍摄上小有成就,曾经一起的组员跟我提起想跟着一起玩。我礼貌的拒绝了,那一刻我知道我并不善良,因为我没有给她重新开始的机会。

“我就知道你对我好啊。”依依接过她手里的两袋食物,往厨房搬去,“要是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03

对门寝室的姑娘,假期和我同留在学校,我搞我的电影,她练她的舞蹈。因为一栋楼就我们两个人,互相照顾着亲切了不少。我都同样有那个被汪峰老师提及多次的“梦想

为了梦想团聚在宿舍的六楼,那时候上楼就一直低着头快步走,生怕看到些什么东西。第一天留在宿舍,害怕的拉着她聊了一整夜的人生。提起我自己的委屈,她也有同样的经历。

果然我们有些相似,她和我不同,我多少有些内向,她比较外向,也是喜欢组织些人做些东西。久而久之宿舍也都依赖她去做些事情,她加了不少社团,有时候忙的团团转转还得做小组作业。

最生气的一次便是,她社团忙完回来,想起明天课上发表,她问大家有做吗?三个不回应,两个说没有,所有的东西都指着她去做。

她说那是她第一次有些委屈的哭了,因为她外向,每次发表都是她来做,她不去做就没有人会站起来。

她铁了心为自己硬气一次,那天的课上老师念到她们组时,一片死寂没有人发表,就连我都习惯性的看着她。她就低着头,什么也做。

她告诉我,她还是于心不忍做了所有发表内容,无论谁发言只要完整读出来就可以。即使这样仍然没有人愿意,所以她屏住呼吸,就是不想再屈服。

后来她们全组以低分飘过及格线,我和她不同的是我没有她这样的勇气。所以我佩服着这样的姑娘。

“少来!”沈静冷哼了一声,“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你朋友,什么事情也不让我知道,要不是顾……”

04

我们这样的经历很多都是由于自身开始的,有软弱,有豪爽也有些自负吧!觉得什么都是自己很好。

想起前段时间很火的韩剧《奶酪陷阱》无论它结局怎么样,你都不能否认它真的很真实。洪雪也因为全组作业被埋怨过被打过低分,这样的经历看得我有些感同身受,其实有些人的可恶不能用法律去制裁,但道德上真的很难去不追责。

像洪雪这样的人还有很多,有时候我们不需要你有多理解,你只要尊重一下我们的努力成果,就可以让我们继续任劳任怨下去。

谁都不希望得到让人丧气的抱怨。仅以此文纪念我有些敏感的神经,可能对你们来说不算什么,但我多少有些脆弱。我知道有人说出入社会这样的事情会特别,你难道还能去管教整个社会?确实我做不到,但请看到这篇文章的你,能对为你做些事情的人予以尊重。

未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,但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其实也没有那么惧怕啦!不是有句话说“能说出来的事情都不会再害怕啦!”

我正在慢慢做到,我再越来越好罢了。

必发bf88 4

      沈静突然停顿了一下,看她神色如常,摆了摆手,“吃晚饭了没?”

简书大学堂无戒90天训练营打卡第十六天。

依依摇摇头,“我不饿。”

沈静帮她把东西一起放进冰箱里,嚷嚷道:“给你张罗了一大堆东西,我晚饭都没吃饿死了。”

依依瞪着她,“现在都几点了还没吃晚饭,这些东西什么时候买都可以的,你等等我去厨房给你下点面条吃。”

说完顺手从冰箱里拿起挂面、葱、鸡蛋和几颗青菜。

“我不要一个人吃。”沈静对着她的背影说道。

“我陪你一起吃好了吧。”从厨房里传来她的声音。

   
沈静把冰箱塞满,往厨房走去,看她认真的洗着葱花和青菜,举刀咻咻咻,葱段立刻变葱末,再把开火。

  接着她倒油热锅,煎好鸡蛋。紧接着见她打开水龙头,汤匙盛一大瓢水入锅,晃几圈,倒掉,这么就洗好了锅子;然后又重新往锅里倒水,放青菜,下面条,洒盐、洒葱花、浇麻油,最后再在锅边淋酱油,瞬间香气四溢。

  然后盛上两碗面条,将煎好的鸡蛋放上去,端了出来。

 依依冲着站在厨房边目不转睛的人儿说道:“看什么啊,煮好了。”

  沈静接过其中一碗捧着,闻一闻,尝了一口,面条爽滑,煎蛋皮脆,淌出柔软蛋液。不禁腾出一只手冲她竖起大拇指。

  “怎么样?我的厨艺没有退步吧?”夏莼美笑咪咪地问道。

“那是,不仅没有退步,看来还接近五星级酒店的水平了。”

以前大学的时候她是不怎么喜欢依依的,觉得这个女孩子怎么看都总像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。

直到某一天,她很喜欢的一个学长因为打篮球不小心摔伤住院了,她就自己在宿舍里开小炤煲汤关怀学长,可是以她惨不忍睹的厨艺实在困难,就在她即将倒掉第三次成品的时候依依回来了,“你要倒掉?”

那时候自己一脸懵逼的看着她,那大概是依依第一次主动和她说话,“是啊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是失败品啊。”她无奈地说道。

记得那时候的依依直接将她手里的那锅东西接过去,尝了一口说句还可以补救,然后稀里哗啦的几分钟就将她的失败品挽救回来了,成品她试了一口,比她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倍,最后连那个学长都夸赞汤好喝。

也是因为这样,才渐渐地了解依依,和她做起了朋友,“好怀念啊!”

依依其实是最好相处、热心、重义气的人又脆弱,急性阑尾炎发作的时候,家人都不在身边,是她一路陪着自己做手术,照顾自己。节假日大家都回家的时候,她总是很落寞。有一回她听到依依和电话那头的人说以后不再见的时候,那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子哭的样子也是那些年的最后一次。

而最近她又看到了依依哭泣的样子,是为了自己的委屈?还是为了他?她不得而知。

“什么?”依依正低着头吃面,不知她说了什么。

“我说好想喝罐可乐。”像还在求学生涯时单纯的她们。在学校外的小摊吃一碗热腾腾的面和罐冻的可乐。

“什么没有你就想吃。”冰箱里除了一些食材就只剩下水果了,压根没有碳酸饮料。

“人不都这样嘛,没有的时候才会想念。”

“可乐是没有了,咖啡就有,还是你刚刚买的。”说着她放下碗,找杯子,泡咖啡。

“诶?”真是服了这个笨蛋。她就是怀念以前在一块儿求学的日子而已,并没有多想喝什么,可依依还是一听她说就要准备着,谁能说她不是热心的姑娘呢?可能陌生人横看竖看也看不出哪里好,但是只要和她交往的人,都会被她的特质吸引的。这样的好姑娘,为什么就不能让她的生活美好、平静一些呢?沈静看着她忙碌的身影,叹了一口气。

   
吃完晚饭,依依和沈静移到外厅看电视,电视上正播着中国行纪录片。也许是因为顾淮准的影响连她自己也变得只爱看中央卫视的节目。郊区的夜晚风很大,呼啸而过的打着树梢或窗帘,就像是小孩子的哭声。
依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沈静默默地将窗户关上,“这里风大,晚上最好不要开窗。”

依依笑了笑,“没关系,我喜欢凉风拂面的感觉。”

凄冷孤夜,她一个人在这儿总还是有些担心,“真的不打算回去吗?顾淮准他,很担心你的。”

依依嗯了声,边看电视,边慢悠悠地剥着橘子,“你看橘子这种水果,生在南方就是上品,生在北方则是无用的东西。”她自顾自地转移话题。

可惜,看起来认真在说橘子产地,其实神经已经微微紧绷。因为她看到依依的小手有些颤抖。

“依依,其实他不介意的。”

“不,是我介意!”依依好像意识到自己好像太过激动,忽然压低了声音,“而且也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情。”

“我不懂。”除了那件事情,她想不出来依依还有什么能逃避的原因。

“老实说,现在连我自己也不懂了。”依依低着头说道。

沈静看着她落寞的神情,思量了一下,说道,“依依,要不我明天搬来和你一起住吧。”

依依摇摇头,“不用啦,这里这么远,你上班多不方便啊,放心好啦,我可以的。”

只是时间问题而已。

admin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