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章
初见灵儿
www.jianshu.com/p/f77bf2964e2f

上一章
祸兮福所倚:www.jianshu.com/p/4d4fc13a9ec8

冥不二的伤着实不清,背着灵儿深一脚浅一脚地缓慢前行,两个时辰才行至迷失深林1阶妖兽活动区域。

一盏茶之后,随着不二一声痛苦的呻吟,身上泛起一层白雾,时不时伴随着一声呻吟与抽搐。灵儿就静静地坐在不二身边守护着,她知道药力正在起效。

“喂,疯婆娘,我这么累还背着你。你是不是该唱个小曲,逗下爷开心?”不二向背上的灵儿问道。

天空渐白,曙光降临大地。昏死在地上的不二翻身跃起,身上散出红黑两种灵气,面部手背青筋暴起,双瞳也由黑变成血色。挥舞着拳脚,不二打出了一套功夫,时而拳,时而掌,时而爪,每招式都虎虎生威,在空气里发出“啵、啵”的破空声。忽然间,不二一掌打中正前的大树,“啪”的一声大树应声而断,被这一掌震成数截。只见不二又挥出几掌,身子便栽了下去,僵硬笔直地躺在地上,瞳孔恢复正常。

“哎呦喂,快松口!你这个疯婆娘,再咬我,我真把你丢这里了!”不二被灵儿咬得叫起来。

灵儿被不二刚刚这幕惊得张着嘴巴,她虽然不知道不二用的什么功法,但她很明白这套武技招招杀着血腥狠辣,灵儿想破头也不知道这是哪门哪派的,更让灵儿惊奇的是一个人阶中期的家伙怎么能发出天级中期的威力,人级到天级中间直接跳过地级!灵儿不明白,最后只能作罢。向不二走去,踢了踢地上的不二,灵儿开口道:“死了没有?没死,快醒醒。”见不二没有反应,灵儿探了下不二的呼吸,见还有呼吸,灵儿松了口气,开始胡思乱想起来。

“你在胡言乱语,姑奶奶剁了你!”灵儿咬着牙说道。

灵儿是守护一族现一代的圣女,在家族中除了怕她的族长爷爷,家族里谁不把这小丫头当神一样供起来。小丫头总是贪玩,时常偷跑出去玩,每次玩得正嗨,就被逮回去了,这是第7次了!当她在爷爷的书房里看了本《盖雅奇宝录》里面记录迷失森林有神兽青龙,这小丫头就异想天开要抓只青龙当坐骑,所以跑这来了。

不二蹲身放下背上的灵儿,板着脸说道:“你这个小疯狗,把小爷打成这样,小爷好心救你,你还咬我?还钱,立刻。”说完,掏出灵儿按手印那张欠条,念了起来。

本来一路游山玩水灵儿心情愉快,不想在碧月谭碰见冥不二这白痴,灵儿觉得开始倒霉了。偷看她洗澡,被赤目蜂蜇成猪头,还被逼写下欠条。从昨天到现在灵儿没休息,没吃东西,现在肚子咕咕直叫,看看身上这么邋遢,灵儿抬脚就蹬了不二一脚。灵儿很委屈,第一次想家了,他讨厌死了地上这个家伙。“都你这白痴害的我!”灵儿边说边踢,眼圈红了,眼泪都快下来了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灵儿已经被眼前这白痴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哎哟,尼玛,疼死老子了!”冥不二扭着身子在地上撑了起来。

“想走?行啊,除非加…………钱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不二眼前一黑,便昏死过去。

看见前面那四具尸体,拉起灵儿就开跑,又被地上树枝绊倒,摔了个狗吃屎。“逃命啊,傻站着干嘛?”不二趴在地上吼道。

迷失森林外围一位中年男子身着蓝色长衫,手执一口巨剑在飞奔着,身后有五个黑衣蒙面男子手执唐刀,在后面追赶。

“咦,你没事了?干嘛逃命呀?”灵儿见不二跟没事人一样,暗暗对还魂丹的功效咋舌。“你全家才有事,爷好的很。”不二道。

蓝衣男子额角之上已布满汗珠,一只手捂在胸口,脸色苍白显然是受了伤,脚步渐渐慢下来,和后面追赶她的黑衣人距离逐渐拉近。蓝衣男子突然收住脚步回首一剑,看似简单的一剑却包含7种变化,每种变化有7种招式,把身后黑衣人全身死穴牢牢锁住。蓦然,银光乍现,一剑便刺穿追上来的一名黑衣人的心脏,当场毙命,这一剑简单明了,没有丝毫拖泥带水。与此同时,他也被剩下的黑衣人牢牢围住。

这话激怒了灵儿,一脚向不二的面门招呼了过去,踢得不二鬼哭狼嚎,随后又跺了几脚才算解气。

黑衣人的头领气得哇哇大叫:“高宽,你是跑不掉了,识相的把东西交出来。”

不二龇牙咧嘴地爬起来说道:“小爷叫你逃命,你却想杀人越货,你个疯婆子。”“该死的都死了,该走的也走了,逃什么命?早知道就不该让那人救你狗命。”灵儿没好气地说道。

“哼,有本事自己来拿,黄家堡黄掌旗使黄玉。”言必身上蓝光护体,原来蓝衣男子是位修炼武道的武修。

不二环视了四周无人,确定了打伤他的人也一命呜呼,才想起昨天确实快死了。神经大条的他现在才发觉,自己怎么没有一点事。

“既然你知道我们身份,你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,一起上,速战灭口!”领头黑衣男子道。

“你是说,昨天拿巨剑的人救了我?”不二问道。

四道银色斗气在五人身上散开,配合着他们手中的唐刀,一刀一刀的刀气直扑高宽而去,四人刀气分别砍向眉心、咽喉、心门、丹田和下半身,招式老练配合默契。黑衣人自认为这招断然不会走空,哪知高宽挥舞这巨剑,一片蓝光把自己围个滴水不漏,这些刀气刚触碰蓝光,便消失不见。

灵儿没有理她还在生气,不二见灵儿没理他,拍了拍身上的土,又摸摸了身上的欠条,拉起灵儿刚要走,就发现了灵儿身边的玉匣子。

五人见一击没有得手,出手更狠,一刀狠过一刀,期间夹杂着他们的拳脚,专找高宽薄弱点下手,五人虽非一流修为,但合五为一,一分为五,拳拳生威,刀刀致命,高宽顿觉吃力不少。见势不妙,高宽强提灵力,人影加速一片蓝光分化四处,分别迎击四人,要知道这种“叠影剑法”尤其消耗灵力。在刀剑的相击声里,高宽苦苦支撑好几次,都是险象环生。高宽此人亦正亦邪,在大路上小有名气已达师级中阶,按说收拾这几个黑衣人不费力气,奈何身受重伤,又被黑衣人十兄弟追杀三天,体力早已严重不支,若不是武技剑法刁钻诡异,早已成了具尸体。

“这是什么玩意?好像挺值钱?”不二拾起玉匣子问道。

百招过后,高宽渐渐露出败像。胜败只是迟早而已……

“这是使巨剑那人为报答咱们救命之恩留给我们的,他叫高宽是个武修。”灵儿回答道。“救命之恩?我们?怎么救的?”不二不解的问道。

“混蛋,臭流氓,快醒醒,快醒醒……”当灵儿发觉不二真的昏死过去时,开始着急起来。一顿手足无措后,只能这样叫着。

接着灵儿把不二那无意一脚,岔了黑衣人的真气,让高宽反败为胜等经过详细叙述了一遍。

“都是你这个混蛋,害得我成这样,你现在死了,我怎么办?人家又不是真想打死你,要怪,怪你自己,你这个臭流氓!你做鬼可千万别找我啊……”灵儿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,她以为不二死了。灵儿从小就万人呵护,哪里有真的杀过人天。色渐暗,看着不二死尸的脸,灵儿害怕了,那委屈害怕的样子很让人很怜爱。

“哦,我吃了他的宝贝药,怪不得好得这么快,不是有张地图吗?在哪里?拿来看看。”不二问道。

在灵儿的无助中,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,也恍惚变得很长……

“呐!”灵儿从身上取出地图丢给不二。不二来回看了两眼,便连同玉匣子一起揣进怀里,说道:“现在物归原主了,走吧,赶路。”

“啊……我……那……个……去……”不二一个挺身做起来,揉着自己胸口喊道,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。

“混蛋,这东西是给我们的,你怎么就收起来了?”灵儿说道。

“啊……呜……呜……鬼呀!!!!”灵儿看见躺尸的不二突然坐起来,以为诈尸了,晃着头闭着眼睛,歇斯底里地叫喊着。

“谁踢得那个黑衣人?我呀!谁让黑衣人灵气走岔的?我呀!所以说谁救的高宽?还是我!这是高宽感谢救命之恩送的小玩意吧?谢谢谁?这不还是我嘛!东西谁的?我的,我的,都是我的,哈哈!”冥不二给灵儿分析道,灵儿被这家伙说的竟然一时无语。

不二刚醒,人还是蒙的。听见灵儿叫,也吓一激灵,转头看见灵儿,也扯着头发:“啊…………”地叫起来。

“对了,你还欠我钱,即使有你份,我就当是利息了。你要是明天还不了钱,你都是我的。走啦,回家吃饭咯!”不二得意地说道。

瞬间,不二清醒过来,意识到他昏过去了,马上摸摸胸口,四处一看说道:“东西呢?我东西呢?”

灵儿快被眼前的无赖气炸了,反正灵儿也不稀罕什么宝贝,倒是听见吃饭,肚子咕咕叫了,很不情愿地跟在不二的后面。

“哈哈,在我屁股下,还好没丢。”谁都没想到这货爬起来第一件事,就是找他昏迷前给灵儿读的那张欠条,拍拍上面的土,又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。

二人一前一后走了一个时辰,来到了村前的桃花林。现在已过桃花开放的时候,片片桃花在地上到处都是,尚能分出颜色。

“走开,走开!别杀我,我不是故意把你打死的,我给你烧钱,好多好多钱,你放过我吧,呜呜呜……”灵儿害怕地哭起来了。

不二停住脚步回身向灵儿说道:“跟着我走,要是走错了,你在里面转几天都走不出来。”灵儿这才发现此处桃林绝非一般,细致观察,心中暗惊:穷乡僻壤,竟会有迷魂阵,且此阵精细异常,完全看不出是人为刻意而为。

“喂,喂,你哭丧呢?我没死,喂,喂,说你呢,疯婆娘!”不二点着灵儿的头说道。

“跟紧点别丢了,我懒得找你。你来的也不是时候,过段时间,桃子熟了,咱们来摘桃子又脆又甜。”不二到了家门口,说话也兴奋了不少。

灵儿胆怯地眯着眼,问道:“你真没死?不是鬼?”

“种这片桃林就是为了吃桃子?没别的用处了?”灵儿问道。

“你死了,小爷都不会死,怎么说话呢?”不二回答道。

“废话嘛,种桃子当然是拿来吃的了,吃不完也可以喂猪、喂牛。要看风景嘛,说了你来晚了,明年一定能看见,这里桃花很美,就一点老是转迷糊,我自己不喜欢来这玩。”不二像个导游一样地介绍道。

灵儿这才睁开眼睛,直勾勾地看了半晌,确定不二真活着,才放下心来。

“大手笔,厉害厉害!”灵儿不知不觉地说出了心里的惊叹。

不二抬头看看天色快黑尽,低头向灵儿问道:“你还走不走?”

“这算个屁呀,待会你就知道什么是真的厉害。那里一不小心会出人命的!我屁股上有个疤就那里烧的,过了这林子就会见着了。”不二给灵儿介绍着。

“嗯。”灵儿道。

灵儿是古老的大家族圣女,世面见得多。就眼前这迷魂阵和自家的烟瘴大阵怕是不遑多让,其中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完成,灵儿是有数的。可眼前这家伙竟然把这巧夺天工的防御阵法说成屁,到底是他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呢?

“加钱,五个金币不二价,谁让你咬小爷,快点,不答应我可走了?”不二道。

东拐西转,两人终于走出桃花林。不二指这前面的山洞说道:“过了那个洞就进村了,厉害的来了,每次出门就要走这破地方头疼,要命……”

“给你十个金币,你这财迷心窍的疯子!”灵儿没好气地回答。

灵儿的好奇心被吊上来了,一个小村落还能有什么惊奇的事吗?突然灵儿很想快点见到。

“你说的?这可是你说的!我没逼你啊!”再三确定后,冥不二迅速撕了块布,用火烧的树枝当笔,写下欠条走到灵儿面前。“来,小爷帮你把手印按上,好嘞,走人。”不二把欠条揣进衣服里,又背着灵儿上路了。

“跟紧知道吗?”不二说。

不二本来想装鬼多敲诈灵儿几个金币的,但是,转念一想,敲竹杠也要敲得光明正大,所以放弃了这个念头。灵儿在背上看着这个见钱眼开还负伤背她的土鳖高兴成这样,灵儿觉得不可思议。趴在不二的背上,灵儿在心里嘀咕道:“等我能动了,非用金砖砸死你这个混蛋……”

“恩,快点走吧,啰嗦!”灵儿回道。

一路无话,天色黑定时,他们才到迷失深林外围。

下一章
三个小祖宗:www.jianshu.com/p/22c3667d39bf

“小心!前面有杀气,有血腥味,还有打斗!”灵儿突然发话。

“有个屁,这里我熟悉的很,我闭着眼都能走回去。”不二回呛道。

刚前行百米,不二一脚就踩在了被高宽一剑穿心的黑人胸口上,黑衣人的血从心脏喷出,射了不二一脸。不二低头就看见血流一地的尸体,背紧灵儿就没头没脑地开跑,边跑边喊:“杀人了,哎呀,杀了啦……”

跑着,跑着,就跑进高宽和黑衣人决斗的地方。

正在厮杀的五人同时停了下来,看着一个满脸的血污少年围着五人的战圈边跑边喊。

“楞着干嘛?杀人了,跑啊死人啦!”不二一边绕着战圈跑,一边对五人吼道。

高手过招岂可分心,哪怕一刹那,都能定人生死。姜还是老的辣,趁着大家都分心的一瞬间,高宽巨剑一抖,掀起一片蓝光。噗噗噗,三颗人头同时飞出,喷射的血柱有3米多高,除黑衣领头人外,全部一击毙命。这可把不二吓傻了,站在原地呆住了。

黑衣领头人见本来大局已定,突然自己人被一剑反杀,暴跳不已,大喝一声灌注全部灵力,劈出一刀绝杀。此招名为“雷霆一击”,以全身灵力灌注刀身,以灵力破防御,以刀气取人头,是一种不是敌死就是我亡的狠招。

此时,高宽斩落三颗人头,招式已尽,见对方来势汹汹,也只好横剑强提全部灵力硬接着招。

刀剑相交发出“铛”的一声脆响,刀剑相交处击出几点火星。两人虎口同时一麻相继灌输灵力,本来要弹开的刀剑又附着在一起,灵力通过刀剑拼杀起来,变成斗内力的决斗,此时谁也不敢回撤灵力,一旦回撤,死的就是自己。

半晌过去,黑衣人黄玉逐渐占了上风,眼看着高宽就要命丧当场,黑衣人不觉狂妄起来。

“高宽等你死了,老子要把你剁成馅喂狗,方解我心头之恨!再杀了旁边的小杂碎给兄弟报仇,哈哈!”黑衣人叫嚣道。

站在旁边的不二刚回过神来,就听见黑人在骂自己小杂碎,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。

“老杂毛,你叫谁小杂碎呢?”放下灵儿,不二就愣头愣脑向黑衣人走去。

“滚开,小杂碎!”黑衣人继续道。

这下彻底触怒了不二,上去就是一脚踢向黑衣人的屁股。

“砰”的一声,不二被灵力震飞,口中喷着鲜血掉在10米开外,摔了个七荤八素伤上加伤,当即又昏死过去。

旁边的灵儿正要说:“不要干傻事!”不二就被震飞昏死过去,灵儿暗骂这家伙真是白痴,这不无疑是找死去的嘛。

不二这一脚岔了黑衣人的灵力,高宽灵力乘势而上,在不二昏死的同时,黑衣人的内脏就被高宽震碎暴毙而亡。

黑衣人做梦都不会想到,自己会死于自己的一张嘴,世事难料。

高宽收起灵力,擦了擦额头的汗就向冥不二走去。

“高大侠,他怎么样了?”灵儿向高宽问道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姓高?小女娃?”高宽问道。

“能使巨剑的武修者,据我所知,就一人浪子高宽。”灵儿道。

“你朋友快死了,大部分经脉都裂了,最多一个时辰,可惜了!这小娃娃的体质要是常人早死硬了。”高宽回答道。

“快救救他呀,毕竟他是救你被震伤的。”灵儿着急道。

“他自己不知死活去踢人,再说我也救不了。”高宽冷冷地道。

“没想到姓高的忘恩负义,居然要一个小娃娃搭救,要是我吧,今天晚上的事说出去,你高姓一族怎么抬起头来?”灵儿道。

“你既然知道我名字,就该知道亦正亦邪巨剑高宽,我杀了你们,这事就不会有人知道了。”高宽冷漠地道。

“给你胆子,你都不敢杀本宫,你可知道本小姐姓什么?”灵儿傲气地道。

“你姓什么?”高宽问道。

“一口吞天吴,血度生灵苦。”灵儿说道。

“守护一族,圣女……”高宽沉默了。

半晌,高宽开口道:“我的确不敢杀你,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追杀我吗?”

“你说我听”灵儿回答。

高宽从怀里掏出个玉盒子道:“为了这个……”

高宽对灵儿讲述了他得知南明州烈焰峡谷有处洞穴发出异光,经历重重险阻找到次洞发现了这个玉盒子。在要离开时,被赶回洞中的金纹蟒一尾尖扫成重伤,要知道金纹蟒可是尊级别的妖兽,能侥幸逃脱,实在是运气。就在逃出金纹蟒实力范围时,遇见黄家堡的人,他们看见受伤的我和手中的玉盒,不由分说动手就抢,我一路边跑边杀来到这里,这是第七批人了,最后我跑到这里,剩下的事你们看见了。

“那玉盒里是什么?我能否知道?”灵儿问。

“一张看不懂的地图,和一颗还魂丹。”高宽回答道。

“还魂丹?就是只要有口气在,就能救活的还魂丹?”灵儿追问道。

“是的,现在它属于你们了,我高宽不欠这小子人情了,看样子你中了毒。”高宽对灵儿道。

“是的,我被赤目峰蜇了,没力气不能动。”灵儿道。

“这毒不碍事,修养几天就好,来,我这还有瓶子清心玉露,虽不能解毒,但也能缓解你的症状。”说完便喂灵儿服下。

灵儿顿感一股清流在全身游走,虽未痊愈,但手脚可以活动了,当真有效果。

“唉……”随着一声叹息,高宽打开玉盒拿出还魂丹给不二服下。紧接着连续点了不二身上32处大穴。

“这地图也留给你们吧,我真不知道这残破地图有什么用。不过黄家堡的人好像知道,这下两清了,不见。”说完放下玉盒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下一章
古怪的落霞村:
www.jianshu.com/p/b2fbd38fc3e8

admin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